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助孕 >
并将 “志愿者” 所需的价格挂上去
文章来源:http://ez81.cn  发布日期:2019-10-09

  在某社交软件上,一个女生分享了自己的捐卵经历,“手术完立即给我钱了,大概有3.5万。” 字里行间,满是忐忑和担心遇到黑心中介的不安,而她讲述这些经历也是 “为了帮到迷茫的妹子”。

  在网络 “爱心捐卵” 的广告中,似乎只需经过简单的手术,捐卵的女孩就能得到10万至20万的高额报酬。为什么价格差异会如此之大,究竟一颗卵子能值多少钱?同样作为95后女大学生,我的卵子值多少钱?我十分好奇,于是私信女孩提出了这些疑问。

  女孩告诉我,卵子价格并非按数量计算,而是取决于捐卵者的外貌和体征。但对于其他具体问题,她却避而不谈。

  通过网络广告,我联系到一位捐卵中介。中介直接发来一份表格,其中的资料项目详细到肤色性格还有单双眼皮。他告诉我说:“填完信息才能看出价格,优点越多价格肯定越高。” 在中介的朋友圈中,也有很多女性捐卵者的个人资料。把内容大致浏览一遍后我觉得,自己的卵子至少能值10万吧。

  “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些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奥巴马夫人的孩子不就是试管婴儿吗……” 面对我的疑虑,这位头像是尊大佛、微信名为 “在水一方” 的中介一再向我保证,整个捐卵流程安全可靠,同时不乏引经据典。

  米歇尔曾因不孕不育问题受到沉重打击,深陷自责情绪。 在水一方想用米歇尔的例子来打消有捐卵意向女孩的忧虑。图来自捐卵中介朋友圈

  确定了我的捐卵意愿后,“在水一方” 一再提出要我提供照片,以便直接安排需要卵子的客户对我进行面试。“这样价钱会高一些”,他说。但出于对个人隐私的担忧,我最终选择先去中介公司详细咨询。

  “在水一方” 提供的公司地址位于广州市中心的繁华地区,临近广州某所高校。可当我到达那里后,他又变更地点,说在另一个地方需要见客户。周转之下,我见到了 “在水一方” 的同事李磊,一个目测不到40岁的中年男子,不高的身材和干净利落的短发让他看上去还算靠谱。

  “比如这是两个卵巢,里面通常有十个左右的卵泡。” 一见面,李磊马上就讲起了捐卵的医学原理。他顺手拿过两杯奶茶,摆在面前用作演示。

  李磊跟我说,捐卵就是让卵巢中一些 “浪费的” 卵子重新被利用:人为注射激素,使所有卵泡同时生长成熟后,通过一根针将卵泡吸出。这就是所谓的取卵手术。

  饮品店里声音不算嘈杂,有几位顾客分散地坐在我们附近,但李磊并没有刻意压低音量。他熟练介绍着这些医学原理,试图让我对捐卵流程有更清楚的了解。

  看着李磊生动形象的演示,我只感觉腹部隐隐作痛,手边的珍珠奶茶也似乎变得难以下咽。但李磊说,取卵手术最长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中介并不提供麻醉,但可以用辅助的手段减轻疼痛,因为使用麻醉的风险可能会大过手术本身。

  卵泡生长期间,捐卵女孩需要每天在腹部打针来提供激素。李磊不断强调,打针过程非常简单,他们所使用的都是进口药品,针尖也只比笔头大一点。讲到这里,李磊拉开他的深色夹克,黑色毛线衣下腹部显得浑圆,他指着肚子向我示意:“打在肚皮,几乎是感觉不到的。”

  据他介绍,在这段时候中介可以为 “志愿者” 提供住宿,“志愿者” 也可以将配好的针剂带回学校自己注射,但需要注射后拍照发给中介作为证明。因为针剂的成本很高,大约每支一千元左右,中介必须了解每天的注射情况。“你没有打针我就不借你钱了。”

  李磊告诉我,停针之后的36个小时,中介就将为捐卵女孩进行取卵手术。如果我选择在学校自行注射,也会得到中介补助的500元交通费,便于在他们有需要时及时赶到公司。

  “手术在哪里做?” 我追问。不久前某网站曝光 “地下供卵” 的消息,视频中的女孩均被蒙住眼睛,送到农村所谓 “医疗基地” 进行手术。同时,新闻也直指该手术将会带来的巨大风险:轻则腹腔积液、全身水肿、终身不孕,重则有可能肾脏衰竭甚至血栓死亡。

  李磊否认了这些现象。他介绍说,公司会在自己的工作室进行手术,但医疗条件与正规医院完全一样。并且向我保证称,他们手术室全国最好,如果发现与任何一家医院有些许的差距,我都可以随时选择终止。

  谈到关于手术的保障,中介表示并不提供保险,但一再担保,对于我的后续健康,他们都会负责到底。

  “你不用害怕,没什么可担心的,” 讲到这里,李磊显得十分有把握,甚至向我打赌,在广州的任意一所学校,都至少有一百名女生在他们公司做过手术,“这种事我们做得多了”。

  除了交通和住宿,中介也会负责安排捐卵者在正规医院做前期体检,重点检查传染病、炎症、遗传病和卵巢储备这几个项目。李磊十分确定地告诉我,按照目前女性的体质,体检合格率是60%。即使体检不合格,所花掉的体检费也只计作中介的损失。他把这一点看做捐卵所能够给女孩们带来的 “巨大好处”,因为至少她们可以借此机会看到自己的身体状态,“也许我会作为朋友告诉你,毕业之后最好还是去结婚生子。”

  李磊这种看起来还算坦诚的态度,加上一步步为我分析利害打消疑虑的做法,给人的感觉倒也像是个朋友。但他操着一口典型的广普,每每讲到价格时毫不含糊的样子让我觉得他更像一个精明的商人。

  “体检不合格就没有办法了吗?” 这个筛查标准让我觉得好奇,如果李磊的数据属实,那么这个数字意味着有四成的概率将女孩们阻挡在捐卵挣钱的大门之外。

  “也不是不可以。” 李磊说,如果体检没有严重的问题,中介会提供蛋白粉等部分保健的产品,供 “志愿者” 补身体,一两个月后再来。但他强调需要我的姓名班级住址等信息,“因为我要付出成本。你决定了的话,我可以先支付一小部分定金。 但如果你反悔,你会欠我好多钱。” 说完这些,李磊微微欠身,似乎并不想对这类问题再深入讲下去。

  李磊把捐卵解释成一种爱心捐助:中介取出 “志愿者” 的卵子去帮助不孕不育的家庭。而出于对后代的考虑,这些夫妻对捐卵女性的相貌学历等便会有所要求,因此一般情况下,购买卵子的客户会对女生进行面试。

  在与李磊联系前后,我也通过网络对广州其他捐卵机构做了简单的咨询和了解。百度搜索 “广州捐卵机构” 二字,马上就会有几条广告占满窗口。其他捐卵机构也同样表明,“必须要提供照片”,除了 “4、5张照片外”,有的还需要 “一个全身视频”。

  如果女生不同意与客户见面,可以选择提供个人视频。相对于容易 PS 造假的照片,由中介拍摄的视频会显得更加真实可靠。而一切个人信息都不便透露的话,中介只需向客户保证 “志愿者” 健康即可,这样的价钱只有1万多。

  但是,把自己包括住址在内的私人信息,就这样交付给一个除了电话号码就没有任何联系途径的陌生人,我还是不能放心。看到我所表现出来的顾虑,李磊不屑地摆手,认为完全不用担心,“不用怕我去找你,我没有这个必要,我只是为了赚钱。”

  “志愿者” 可以提出自己所希望得到的价钱,中介需要做的只是根据女生所提供的信息来估价作为参考,并将 “志愿者” 所需的价格挂上去,但中介至少要从标价中抽出一半作为中介费用。

  “10万可以,但我必须得赚5万,所以你的价格要报15万,” 李磊面向我,把几个数字着重强调,“这没关系,顶多无人问津而已。也许真的某一年有人很喜欢你,说不定你很像他以前的太太,他给你50万也有可能。”

  但市场价的标准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在我说出自己的学校专业之后,李磊笑着摇头,“不好意思,不值钱。”

  “全广东就两个985,只有这两个学校值钱。211也值钱,可你这连一本都不是。” 学历居然是最重要,甚至唯一的标准?对于这样等级分明的评价,我表现得十分不悦。几番争辩后,李磊对我说,他自己正是名校毕业,所以对学历的价值有专业的了解。

  “作为长辈和你说吧,有机会考研上名校,赶紧上,否则这辈子就差不多了。” 说到这个话题他显得格外有兴趣,“211或以下就相当于没有学历,加上你的专业也不是学校的王牌专业。”

  报出身高体重之后,李磊综合考虑了一下,说我卵子的价位大概是3万块。“我不喜欢蒙人,只赚15000我不干。我要拿5万,(所以)挂8万,有人要就找你,没有就算了。”

  考虑到整个流程所要面临的未知风险,这样的估价实在不能让我满意。但李磊一再强调,相对于市面上的其他捐卵机构,他们的定价十分规范,并且对于 “志愿者” 也公开透明。“达到的标准越高,价格也就越高。理论上讲我们从来不欺骗客户。”

  看到我的失望,李磊告诉了我一些可以补救的办法:身高再高两公分,可以多5000;懂得钢琴等才艺也会将价格提高一些;而近视的话见客户需要戴隐形眼镜。如果不急需用钱,愿意去等待一段时间,也能将价格提高五千至一万。

  而第一学历是我最根本的限制,只要是211高校出身,便可以再多加2万。李磊向我分析道,即使是我能够考上985的研究生,也跟第一学历是该985高校的研究生相差甚远。“你才上大二,有机会的话就修个双学位,或者考个名校。就算北大硕士,你也只相当于一个普通985的本科生,就这么多了,要不以后就不值钱。”

  讲清楚这些流程和条件之后,李磊一个转身,便离开座位匆匆走出饮品店,瞬间消失在了人群,只留下我坐在原处 “好好考虑一下”。20151013沈阳电视台《问题来

  他所作出的这些承诺和保证,说实话我听后有些安心;但仔细想想,原本平等的身体器官,却要通过一番严格复杂的标准评判,来由他人定价,这样的方式我还是不愿意接受。

  再次打开那个社交软件,发帖的女孩又更新了一篇内容,讲到自己将经历分享后,向她发私信询问的人有很多。在她的主页,之前的晒出的照片已经看不到了,只有前后两篇关于捐卵的帖子。女孩表示,自己 “恢复得很好,已经正常上学了”。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